日常缺粮

写文没有灵感,摸了只九尾狐叶,emmmm……像素渣

【周翔叶】猫与爱人02

       *ooc
       *我大概会停更几天,不过别担心,等我补完课

        孙翔这孩子遇到点事就钻牛角尖,为此他的经纪人江波涛没少操心,昨天因为叶修的事,孙翔又开始钻牛角尖了。
按说这片区域是专门给娱乐圈的人住的,一般人没有关系都进不来,这会保证明星们绝对的私生活,不用担心狗仔什么的。
而记者这种职业没有被采访者给传达室打电话通知,更是不允许进来,尤其是叶修这种让所有明星都为之头疼的金牌记者,可以说他一挥笔杆子就能让他们过不下去,没拉警报已经很好了。
那叶修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周泽楷打了电话?还有周泽楷家的钥匙怎么会在他手里,周泽楷有这么想不开把钥匙给一个扒王记者?他可是还有一部剧要拍,甚至有机会获得这次影帝提名的一线明星,可以称得上炙手可热,根本没必要找叶修,就算是炒作也没有必要。
孙翔翻来覆去,差点搞的自己信息素泄漏,最后实在忍不住困意才睡了过去。
而另一边叶修被周泽楷揽在怀里睡得正香,洗过澡一身清爽,他连梦也没做一个,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周泽楷早就醒了,做好煎蛋和香肠还有皮蛋瘦肉粥,趴在床边喊他起床。
“叶修,吃早饭,醒醒。”他的指尖顺着叶修的眉眼描过,嘴边勾起温柔的笑意,这个人现在身上全是他的味道呢。
“嗯……小周……”叶修往被子里蹭了蹭,迷糊得可爱。
“吃饭?”周泽楷小声问道。
“啊——”叶修张开嘴巴,眼睛却还闭着。
周泽楷只好连人带被子抱起来运到卫生间,这时叶修才有点清醒,自己跑回去放好被子,然后穿了件周泽楷的居家服,接着刷牙吃饭。
“小周今天没戏份啊?”刷完牙,叶修坐下来咬了口煎蛋,然后喝粥。
“江说一起并到后天,明天,有第一轮提名,今天有空。”周泽楷眼睛发亮地看着叶修,“你,不忙?”
叶修歪头想了想,道:“我明天也要去提名现场挖料。”话外音就是今天也有空。
“那,出门玩?”周泽楷道,“都打点好了,不会暴露。”
“好。”叶修打了个小嗝,眉眼弯弯。
两人收拾好,手拉着手出门了,就像普通的AO小情侣。
孙翔一出门就撞上了两人,看见两人拉着的手,下巴都快掉了:“你你你你们!你们!”
“哟,”叶修嘴角一勾,看了眼孙翔的挎包,“孙翔小朋友这是要去录音棚?”
“关你什么事!”孙翔和周泽楷不一样,他是歌星,有自己的乐队,今天江波涛喊他去录音棚试新曲子顺便填词的。
“嗯。”叶修点点头,“是不关我的事,对吧小周?”
周泽楷当然是站在叶修这边,在他看来,叶修怎么样都好:“嗯!”
“走吧!”叶修有点小雀跃,他和周泽楷聚少离多的,这次他来H市拍剧,他们真的该好好约个会。
周泽楷点头,跟在叶修身后按电梯。
孙翔突然觉得自己没必要再等下一波,迈步跟进了电梯,然后他就浑身难受了,两个Alpha在狭小的空间里,双方的信息素味道都令各自作呕,这是天生的排斥。
而且叶修是个Omega,周泽楷的信息素似乎为了形成保护,对孙翔毫不留情。
等等!叶修是个Omega!他不是Beta吗!
孙翔的目光猛地看向叶修。

【周翔叶】猫与爱人01

       *周翔叶,ABO架构有ntr,慎入
       *ooc,周,翔是明星设定,挂在轮回娱乐公司名下,叶修金牌娱乐记者。
       *俗话说没有肉的ABO都是在耍流氓,我是正经人,不耍不耍,不过外链我不太会,会放在评论,如果打不开就告诉我,我尽力
      

       电梯的楼层迟迟没有人去按,孙翔憋了半天,对着身边掏出一根烟的男人吼:“你死心吧!你从我这儿什么也挖不到!”
“孙翔小朋友,”叶修点燃了烟,“首先,作为一个金牌娱记,对我来说,你这种身高年龄血型爱好甚至……尺寸,都被人挖了个底朝天的炸毛小朋友是没有要我来挖的价值的。”说着叶修还视线下移,轻笑一声。
孙翔登时气的脸发红。
“而且,我只是搭个电梯,你几楼?”叶修伸手要去按楼层。
“不用你按!”孙翔伸手抢在叶修前面按了十一楼。
叶修把手收回来:“真巧啊。”
孙翔暗自道:“叶修这个扒王记者不是来找我的,是来找周泽楷的?每楼只有两户吧?”
“我很感谢你称我为扒王,毕竟这是对我的肯定,没错,我是来找小周的,他比你有爆点多了。”叶修眼看着电梯门打开,向孙翔吐了一口烟,还笑了一声,迈步出了电梯,掏出钥匙开门进去。
我去!叶修怎么会有周泽楷家的钥匙!他真不怕被扒光啊?孙翔震惊,他掏钥匙开门都掏了好多次,直到进房间了
还没缓过神来。

【走评论】

“靠!”树林中响起一声差不多是咆哮的声音.“刚才是哪个说'垃圾',给我站住,让我教教你'垃圾'是怎么写的.”黄少天的流木居然转头追了回来.“是谁是谁是谁?跑什么,一堆33级的,连我一个27级的小剑客都怕吗?我要是垃圾,你们是不是连垃圾都不如?垃圾都不如的是什么,是不可回收的垃圾,完全没有利用价值的废弃物!没错,就是正在逃跑的你们!1、2、3、4、5、6、7、8、9、10、11、12、13、14,14陀垃圾,跑得很整齐啊!排队求回收吗?但你们忘了你们是不能回收的吗?有点觉悟,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吧!不要再继续污染环境了,你们存在的每一秒钟……”

嗯?刚才就是你吗?很好,居然也是一个剑客,不过看来你这个剑客和一般的剑客不大一样啊,看你这迫不及待冲出来领死的模样,难道你其实是传说中的……”这个地方谐音字用语音来发挥显然效果不好,黄少天飞快地调整设置了一下字体,紧接着这话后面头上浮起一个硕大的文字泡,25号的荣耀极限字体大大地写着“贱客”两个字,还加粗.“贱客”“贱客”“贱客”“贱客”…

每次看都笑抽过去,天天也太几把可爱了

【王叶】这个总裁恕我不能不娶(不知道第几)

         *ooc以及我这个拖拉的性子不知道多久才会完结orz
         *一定努力完结,干巴爹

           王杰希嗤笑一声:“怎么不说话了,就这点本事?”
叶修是谁啊,他一听王杰希这话,立即用手撑住头,无奈道:“那是,跟你比起来,我道行还浅着呢……我靠!你干嘛!”
王杰希算是明白了,跟这人比嘴上功夫是比不过的,所以他刚刚直接在叶修腰上掐了一下,结果叶修立即弹了起来,把椅子都踢到了书架上。
“继续说啊。”王杰希似笑非笑,拿起桌上的合同,锁进了抽屉里。
叶修眯了眯眼睛,情况不太对啊,这人怎么就一下子占了上风。
“我今天本来就要跟你签合同,现在闲下来了。”王杰希盯着叶修看。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王杰希下一句就是:“你不是对设计感兴趣吗?要不我带你去运河边搬砖?现在应该已经开始运了。”
……
所以说,他们还真是来搬砖的?
当叶修一手一块砖从卡车上下来时,王杰希已经搬着五块砖头走在前面了。
“我说,王大眼儿,”叶修见状,不服气又累了三块砖追上去,“你还御驾亲征啊,精神上和肉体上都支持工人?”
“你还是少说话吧。”王杰希走到一堆砖前,把砖头放下来,又返回去搬第二趟。
叶修一看他来真的,也憋了一股子气,你要搬是吗,哥奉陪到底。
“你要是哪天破产了真饿不死。”第二趟叶修又开始嘲讽。
“你还可以多说几句,到时累到搬不了我就让人送你回去。”
“你想太多,我怎么会连几块砖都搬不动?”
“那就搬啊。”王杰希第三趟一下子搬了六块。
叶修也搬了六块:“说起来,怎么没人理你啊,就算你穿了工装,他们也应该认识你吧?”
王杰希放下砖又返回去:“没来过,所以一会儿散工还能领工钱跟盒饭,这儿是干一天发一天钱的。”
叶修惊讶地放下砖跟上去:“哇你不是吧,自己家的钱也拿?也太黑了!所以你今天来是赚外快?”
“你可以不拿,反正叶氏也不差钱。”王杰希道。
叶修立即反驳:“你都拿我凭什么不拿,哥可不白干。”
于是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叶修拿着领到的饭盒吃的特别急,他出来还没吃早饭,就塞了一片吐司一个寿司,还干搬砖这么累的活,早就饿瘪了。
“下午接着搬?”叶修含着饭菜,声音听起来含含糊糊。
“下午他们干别的,”王杰希把一张红色的毛爷爷塞进他的工装上衣的袋里,“你的工钱。”
“那我们俩干嘛?”
“给你上药。”王杰希把他的盒饭夺过来放在一边,拿出矿泉水往叶修手上淋。
叶修的手估计没干过重活,所以有些擦伤,王杰希把他的手翻过来,把药膏抹了上去。
“嘶——”叶修手缩了缩,却被王杰希拽住指尖拉了回去。
“你可以不搬。”王杰希瞥了他一眼,“也可以不要一声不吭。”
叶修嘟囔道:“我不要面子的啊。”
“啧。”王杰希抹好药,把人拉起来,“我带你去吃东西。”
“嘿嘿,用你工资请啊?”叶修仰起脸对他笑的狡黠。
又来了,王杰希被晃得眼前一花:“你想吃什么?”
“嗯……炸酱面?”
“你还真会挑。”王杰希一怔,然后说道。
“你会做吗?”叶修问道。
“如果你愿意等上一个小时的话,”王杰希说道,“我们去店里吃。”
“不好吃我可不去。”叶修拍拍他的肩,结果忘了自己手有伤,疼得缩了回去。
王杰希把他的手拉过来看了一眼又松开:“没事,你要是不再这么自残,明天估计就好的差不多了。”
“哦。”叶修难得认真点头。
真是特别像猫,王杰希心里念了一句,呼噜了一把叶修的头,走在前面:“车停在地下车库,只能走过去了。”
叶修嘀咕了一句,只好跟上去。

【男神X你】关于有一个爱吃夜宵的女朋友是什么体验

          *OOC
          *总裁那篇暂时没有灵感orz


        叶修
半夜抢BOSS,她幽幽地从身边走过去,把哥吓个半死,结果她打开冰箱,特别麻利地拿了泡面泡好吃完,看我看着她,就把汤放在我面前,往里泡了个卤蛋就回去睡觉了。
——《媳妇儿,你下次吃夜宵可以走路发出声音吗?》
方锐
半夜她忽然抱住我说饿了要吃夜宵,我说这大半夜的哪来的夜宵,她说冰箱里有薯片和肘子,要我去拿,我说不想起,她就拖着被子下了床。
——《把被子还我求求你》
喻文州
她说要吃夜宵,我就问她要吃什么我订外卖,但吃完要好好睡觉,她点头同意了,结果外卖没来她就又睡了过去。
——《看来这些只好先放冰箱了,明早可以热给你当早饭》
黄少天
半夜起来上厕所觉得有什么不对一想发现我家宝贝儿不见了,突然听见客厅有声音,过去开了灯,她坐在冰箱边上裹着毯子咔嚓咔嚓吃薯片呢。
——《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来我抱你睡觉去》
周泽楷
半夜,她从床上弹起来,跑厨房,做饭,还喊我。
——《好吃,但弹起来,吓人》
孙翔
要吃夜宵,那就穿衣服啊,我记得附近有个烧烤摊,走,我们去吃。
——《我真是服了你了,吃着睡着还要我背回来》
韩文清
大半夜吃什么东西,睡觉,明天带你去你喜欢的店吃早点。
——《在我怀里还想动弹,能的你》
张新杰
大半夜吃东西对身体不好,容易积食,你胃不好又要遭罪,还是乖乖睡觉吧,或者你还想做点别的什么,虽然我作息规律,但在你这里破戒也不是一次两次。
——《晚安,我爱你,所以你不许肚子疼》
张佳乐
你也醒了?那边归你这边归我,吃完睡觉,什么,你想吃我的?你松手,松手,除非你让我上床睡,否则,什么,你答应啦,那给你吧。
——《啊,我怀念一个星期的床,媳妇儿抱起来真软,亲一下,别踢,我真不会传染非气,你肯定能抽到SSR》

【王叶】这个总裁恕我不能不娶 中三

         *依旧ooc
         *王总开始反击了

        叶修见王杰希怔住,忽然道:“张嘴。”
“你想干嘛?”王杰希刚说出那个“嘛”,叶修就把一个寿司堵进了他嘴里。
“我家晴姨特意做的,好吃不?”他让叶秋让晴姨特意做的,但是为什么是寿司?
叶修也拿了一个塞进嘴里,皱了皱眉,叶秋这小子还真不吃中餐了?难道这个不是当零食吃的吗?
王杰希瞥了叶修一眼,咽下寿司,还是伸手按了楼层:“你一大早就为了送零食?”尽管因为叶修会议被打断了,但是还有其他工作要做。
“对啊。”三观相符,叶修满意地点头,“顺便来参观一下微草,还有,提醒你一句,你的前台工作认真负责,干脆调楼上去比较好,我认真的。”
“你管的还真宽。”王杰希盯着楼层数,电梯门缓缓打开,叶修跟着王杰希走了出去。
“总裁早。”秘书候在电梯前,见了叶修也没有多说话,而是道,“会议已经散了,资料已经整理好,他们都带下楼了,您今天的日程比较少,刚刚大家留下了几个方案,您可以看看。”
“什么方案?”叶修又把一个寿司塞进王杰希嘴里,问道。
“庄园的设计。”秘书道,“叶少,如果我没猜错,您今天是来签合同的?”
叶修似笑非笑:“王大眼儿,你就这么确定我会签合同,还开会议讨论方案?”王杰希给他看的图纸只是划分设计图,那么刚才是在讨论具体细节了?
“迟早的事。”王杰希说完,把叶修拽进了办公室。
叶修懵了一小下,然后笑着顺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王杰希把叶修按坐在椅子上,从抽屉里翻出合同和笔:“现在就签。”
叶修看着王杰希,突然觉得这个人原来也是会很凶的,他有点怂地缩了缩脖子:“为什么?”
王杰希挑眉:“你说呢?”
完了。
叶修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
他捂住额头,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了名,然后头埋进了臂弯里。

【王叶】这个总裁恕我不能不娶 中二

      *ooc
      *修修离成功不远啦O(∩_∩)O~~

       王杰希最后还是把图纸发给了叶修,叶修粗略地扫了一下,把图纸拖进了回收站,其实他对微草的图纸也不怎么感兴趣,但是既然能逗到王杰希,他也不介意看几眼。
叶修洗完澡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听到闹钟响就一个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飞快地洗漱完就下了楼,见着问坐在桌边的叶秋东西做好了没。
叶秋被他惊住,抹果酱的勺子叮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你居然真的起那么早。”
“废话!”叶修劈手夺过叶秋抹好果酱的吐司塞进嘴里,“你自己再抹一片吧。”他窜进厨房,看见了放在冰箱顶上的餐盒,就拿了下来,几步出了门上了叶秋原本要去公司的车。
“我去!那是送我去公司的!混账!”叶秋咆哮道。
“别理他,去微草。”叶修对司机说道,“他敢炒了你我就帮你灭了他。”
司机一头冷汗,只好发动车子去微草。
“等等,先去一躺电器店。”叶修忽然道。
……
到了微草公司,叶修就直接趴在了前台上:“我找王杰希。”
“不好意思,您有预约吗?”前台妹子是个新来的,并不认识叶修。
叶修笑眯眯地摇头:“没有,但你可以给他打电话。”
妹子看他的眼神古怪起来:“不好意思,没有预约我不能让您见到王总,而且他现在正在开会,你可以预约了再来。”
“你确定?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叶修说道。
“不好意思,我确定。”妹子挺直了腰杆。
“那好吧,出了事别找我。”叶修掏出手机,“司机,帮我把东西搬进来。”
三分钟之后,司机搬了两个音箱进了微草,然后逃之夭夭。
“嗯……还以为刷脸就够了,还真派上用场了。”叶修插上话筒,拍了两下试音。
尖刺的声音响了两下,众人目光聚集到了叶修身上。
“咳咳。”叶修对准话筒咳了两声,异常响亮,“王杰希!你再不来!我可要把你的外号叫出来了!”
叶修知道这声音虽然响亮,但是不足以传到王杰希耳朵里,但是总会有人通知他的。
“还不下来!我喊了啊!”叶修盯着电梯口,“王!大!哎呦,来了!”
王杰希迈出电梯,快步走到叶修面前,夺过了话筒:“看什么看!这个月工资不要了!”
众人立即眼观鼻鼻观心,各忙各的去了,反正今天的这一幕够他们八卦一天了,话说王总的外号到底是什么啊?
“你给我过来!”王杰希揪着叶修的后衣领,把他提溜进了电梯。
“嘿嘿嘿。”叶修笑的像只得了便宜的狐狸。
进了电梯,王杰希脸色彻底沉下来:“你搞什么鬼!你不是要去H市么!”
“大眼儿别那么较真嘛!我想去当然会去的啊。”叶修拍拍他的肩。
他的眼睛笑的眯起来像一弯月牙,点点月辉从中泄露出来。
王杰希别过头冷哼一声:“这么说昨天你是故意订了票误导我。”
“你说的是哪一件?我误导你什么了?”叶修反问。
王杰希一噎。
“大眼儿,你怎么不按楼层,不开会了?”叶修直直盯着他。

【all叶】领队的梦

        *ooc的小段子
        *希望有人喜欢

       叶修是一只小兔子,就是浑身雪白的那种兔子,但他的眼睛是黑色的。
叶兔子虽然小,但他特别有抱负,从笼子里逃了出去,从小摊贩喻文州那里叼走了一张地图就上路了,他决定要去找传说中的生物,魔法师,精灵,美人鱼,最最重要的就是,他要找到传说中的巨龙。
他跋涉了很远,遇到了魔法师,魔法师说他叫王杰希。王杰希特别好,送给他一片胡萝卜。
小兔子修嚼着胡萝卜继续一蹦一跳,遇到了剑客黄少天,黄少天给他梳了梳毛,他觉得他真的特别吵,但是还挺友好的。
兔子修继续上路,碰见了苏沐橙和苏沐秋,他们是精灵兄妹,住在叶修路过的时候摸了摸他的肚子,给了他一片菜叶。
叶修吃完菜叶,觉得有点饱了才继续往前,来到了一片水域,美人鱼周泽楷长得特别好看,他帮叶修洗了澡,他的手下江波涛把他的毛吹得又蓬松又软和。
最后叶修兔抵达了一座大山前,他知道有一只龙住在山上。他顺着柱子爬啊爬,终于上了山,龙叫韩文清,长得特别可怕,但是却没有伤害叶修,还把肚子翻过来让叶修睡觉,叶修兔子枕着龙的肚子,甜甜地睡了过去。
……
“老叶睡着好可爱啊。”黄少天看着叶修嘴角的弧度,轻轻戳了一下他软乎乎的脸颊。
“少天,明天有比赛,回自己房间吧。”喻文州把黄少天拽出了房间,迎面碰上了国家队的其他成员。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噼里啪啦的火花四溅开来。
而他们的领队毫无知觉,还沉浸在黑甜乡呢。
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黄叶】斗篷

        *occ并且全程没怎么走心我觉都得自己在胡说八道
        *其他cp自由心证吧

        灯火通明的公寓天台,少年从黑色的斗篷中滑下,失神地坐在了地上。穿斗篷的人浑身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只精致的下巴和因为沾上血液而变得嫣红的嘴唇。
他伸出拇指擦过唇瓣,将血液舔干净,微勾的嘴角显示着他愉悦的心情:“Hi,小猎人。”
他对面的人也是一身斗篷,但却露出了稚嫩的脸庞和一头金黄宛如阳光的头发,手中的剑直指着对方:“这次你可别想跑了我绝对会抓住你的!”
“很抱歉,”他说,语气里有几分无奈的意思,却让人觉得嚣张,“恐怕不能,比起这个,你叫什么?能躲过我的障眼法,你比那帮废物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啊。”
“黄少天,你给我好好记住了你绝对会落在我手上!”似乎也明白他这次不可能将面前的血族抓住,因为他中了幻粉浑身没什么力气,黄少天语气笃定而愤怒。
“你气什么呢我的小猎人?人还活着呢。”他轻笑几声,“那么,再见了。”他往后一躺,直接从大厦上栽了下去,等黄少天过去看时,只看见那人的斗篷被下落的风吹开,一群蝙蝠从里面飞出来,斗篷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而蝙蝠们四散开来,踪迹难寻。
“黄少!”此时,黄少天的身后也传来队友的呼唤,“你没事吧?”
黄少天回过头,道:“没抓住。”他对坐在地上的人一点儿也不关心,据之前档案里写的,这只血族似乎从来不伤人命,除了被他狩猎过的人会失去记忆并且身上被咬过的地方会出现一个类似图腾的红色图案之外,甚至连个伤口也没有。
“你才调过来不知道,这个血族在这片地方已经狩猎过足足六十四个人了,几乎是每天一个,但因为从来不伤人命,所以血猎团对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去狩猎他的,无非是觉得有挑战性或者觉得好玩,但从来没人见过他的样子。”一人将地上的少年扶起来,说道。
“是吗?”黄少天若有所思,身上的兴奋因子似乎在一瞬间蠢蠢欲动,“那我还非抓不可了,你们帮我把他的斗篷捡给我,我倒要看看,我能收多少件!”
黄少天是从上面调下来的,地位可以说比在场的人都高,所以他说的话不会有人违背,何况他人缘并不差,很快斗篷就被塞进他手中。
“哼!”黄少天冷哼一身,“你们谁帮我把资料都整理一下,我看看有没有踪迹可循。”
“那个……黄少,他狩猎过的人都不会再下口,而且他几乎都是按顺序来的,这次这个是21楼的住户,下次应该就是22楼了。”一个人小声道。
“那就是说明天他会对二十二楼的两户人家之一下手?”黄少天饶有兴致,“也太嚣张了吧!”
“但是我觉得就算是这样,抓住他也不容易。”一个小少年挠挠头,“黄少,我觉得,是不是应该告诉一下魏团长?”
“小卢啊你知道那个家伙从来不管这些,而且你不觉得如果我自己抓到他会更好吗?”黄少天揉了把他的头,露出危险的小虎牙,“我决定了,就把他当做第一个猎物,不抓到他,我就不姓黄!走吧,先去睡觉,都快天亮了,这只血族真难缠。”
第二天傍晚黄少天就去了二十二楼找两户人家。他们似乎并没有害怕的意思,听了黄少天的计划,也只是叮嘱他别把东西弄乱,对此黄少天表示感到很无力,对方可是血族你们就算知道不会死难道就不知道害怕一下吗?!
但黄少天还是点头表示不会破坏任何东西,在阳台上等候,这样无论那个血族去哪一家,他都能从阳台跳过去。
……
血族回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小屋内:“我回来了。”
“今天怎么这么晚啊叶修哥?”一个女孩揉着眼睛坐起来,“天都快亮了。”
“沐秋呢?”扫了一眼屋内,叶修问道。
“哥哥吃完晚饭说明天早上才会回来。”
“切,又约人去打游戏了吧,还不等我,算什么好基友?”叶修往床上一坐,女孩往里退了退,他就直接变成小蝙蝠睡着了。
女孩无奈地摇头,也躺了下来,又睡了一个小时,才起来洗漱,这时她的哥哥苏沐秋已经回来,早饭也已经做好了。
吃完早饭,她把叶修戳醒:“叶修哥,今天轮到你送我上学。”
“哦。”叶修迷迷糊糊的洗漱完,“沐橙我帮你弄了门,你推开就是学校后门,让我再睡会儿。”
“那好吧。”苏沐橙收拾好书包,推开了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
“叶修你昨天几点回来的?”苏沐秋问道。
叶修把翅膀伸了出来。
“一点?也不晚啊。”
“才回来一个小时。”叶修道,“蓝雨团出了个厉害的小猎人,我刚吃完他就追过来了,有劲没劲干嘛就死盯着我了?”
“活该,谁让你一直按顺序来。”苏沐秋幸灾乐祸地道。
“也挺好玩的,那个小猎人看起来挺好吃的。”叶修说完,又睡了过去。
……
黄少天左等右等,总算是在十一点的时候听到了他布置的铃铛的响声,他兴奋地进了房间,却发现那人一头铺在背上的黑发,甚至遮住了眼睛,双腿岔开跪在床上,怀里抱着户主的儿子在进食,见他来了,才把人丢回床上,:“小猎人啊,你还真是不放弃。”
“你少废话,这次我就能把你抓住。”银质的锁链飞了过去,缠上那人的手腕,发出滋滋的烧灼声。
“嘶——”叶修吃痛地狠狠一扯,锁链断开来,手腕已经烧破了皮,“也不用这么狠吧,你哪来的纯银!”
黄少天目光一缩,他的手腕白皙,却被烧的通红,视觉反差有些大:“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那是纯银。”
叶修一怔,低笑:“这么说你不想伤害我?”
“我闲得慌啊,你又不杀人。”黄少天倒是如实道,“只是想抓你罢了。”
“哦,我来猜猜,年轻的小猎人遇到好玩的事情了,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证明自己比别人厉害是么?”叶修语气上扬,“还是说……”
叶修凑到他耳边:“你喜欢我。”
黄少天的剑已经将叶修的身体刺穿,叶修却是说完就后退了几步,把剑拔了出来,伤口飞速愈合连疤痕也没一个,“想伤我,还是你手里的锁链合适,但是我好饿的,没力气陪你玩啊,要不,你让我咬两口。”
他没等黄少天回答,对着他的脖子就下口,新鲜的血液从黄少天的身体里倒流出来,叶修一滴也不漏地喝进嘴里。
而黄少天始终没有动静。
叶修被头发遮住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笑意,喝的差不多之后舌头一转,伤口愈合,留下一个红色图腾。
“谢谢款待。”他说完,又变成蝙蝠,从窗口飞了出去。
黄少天接住叶修落下的斗篷,恼怒的抚了抚脖子:“靠,我怎么了。”刚刚的一切,简直太荒唐了!
……
叶修落在小屋内,忍不住笑出声,却见苏沐秋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他。
“混账你看什么看!”叶修骂道。
“笑成这个样子,不是恋爱了就是变态了。”苏沐秋白了他一眼。
“还记不记得我提过的那个小猎人?他真的挺好吃的。”叶修回味似的咂咂嘴。
“你不是吧敢咬猎人!”苏沐秋惊呆。
“代价挺大的。”叶修扬了扬手腕——纯银留下的伤口不易愈合。
“傻逼啊你,不知道包扎么?”
“包扎?那多没意思。”叶修摇头,“哎,其实我还没吃饱,沐秋大大,你让我喝点儿呗。”
“滚!”苏沐秋一个枕头呼了过去,“我告诉你,我们作息都不一样,你别吵我,弄死你哦。”
“切,谁稀罕你的血,明天还是我送沐橙,我上两天课玩玩。”
“你脑子被门挤了好端端上什么学!”
“哥乐意。”
……
第二天叶修果然就跟着苏沐橙去上学了,用了血族的特殊能力,大家都没注意他,他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的窗边往外看,小鸟叽叽喳喳的在阳光下跳跃,绿色的树叶被风吹得轻轻摇动。
怪不得人类都说青春时光很美好。
“等等,那是……”叶修猛然瞥见一抹还算熟悉的身影嘴角勾起,“小猎人?看来这伤口有些不对啊。”
叶修的伤口上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标记,一个蓝色水滴的六芒星,中间竖着把小剑。
“我倒要看看你想干嘛。”叶修站起身,手塞进裤袋里,斗篷覆在了身上。
黄少天想问叶修到底想干嘛,和他这么暧昧是什么意思?他昨天可是一晚没睡。

刚循着徽记的气息上楼,黄少天就听见了一声玩味的口哨,抬头就见昨晚咬了自己的血族坐在阳台上晃着腿:“小猎人,干什么呢?上课?那你迟到了。”
“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在学校血族也上课?”黄少天反唇相讥。
“白天太阳虽然大了点,但是也不能一直宅着不是吗,但是你给我留个蓝雨徽记是什么意思?”叶修的语气有些冷。
黄少天讶异,就算是昨天他用锁链伤了他,他也没用这么冰寒的语气说话:“你生气了?”
“对,所以你要把徽记收回去。”这让他有种被束缚的感觉。
黄少天直直看着他,果断道:“不可能!”这太有意思了不是吗,他竟然也会生气。
“是吗?”叶修跳下去,“接住我。”
黄少天下意识地伸出了手。
叶修却落在了他身前:“你该不会真的喜欢我吧,你可是猎人。”他语气放柔下来,凑近了些,俯下头,去吻黄少天。
黄少天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僵在原地。
“呵。”叶修似是轻蔑地笑了一声,绕过黄少天离开。
黄少天握了握拳,转身几乎是吼道:“你给我等着!”
“原话奉上。”叶修信步离开校园。
自此以后黄少天开始狩猎其他猎人,众人都以为他被打击到了,却不知道叶修总在他快抓住血族时把他摔到墙上狠狠吸食他的血液,然后问他到底把不把徽记除了。
黄少天这天又推开了叶修,道:“已经一个月了我现在是什么心情你知道吗?”
“哼!”叶修蹲下来,“气急败坏?”
“哈哈哈哈,”黄少天忍不住笑出声,“气急败坏的是你你也太有意思了。”
“唉……人善被人欺。”叶修一屁股坐在地上,顺带扯了扯黄少天让他也坐下。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黄少天坐下来,问道。
“这样吧,我告诉你,你把徽记弄没。”
“那还是算了。”黄少天道。
忽然,他倾身迅速撩开了叶修脸上的头发。
一双如彼岸花一般暗红妖异的眼睛略过黄少天的眼帘。
“你干什么!”叶修推开他站了起来。
“你说对了我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厉害,所以我是第一个见到你样子的猎人。”压下心底的慌乱,黄少天道。
“无聊。”叶修说了一句,起身离开。
黄少天接住斗篷:“第三十三件。”
……
“给我弄没!”叶修又来捣乱了,他喝饱之后才注意到黄少天苍白的脸,一怔,“你怎么了。”
黄少天道:“我真是服了你了换你天天被喝血试试,我要不是血猎早死了。”
“所以……你还是快把徽记收回去吧,我可不想弄出人命。”叶修的语气难得发虚。
“休想。”黄少天也不知哪来的劲儿,反手把叶修压在墙上对准他的脖子就是狠狠一口咬。
然后他收到了第三十四件斗篷。
“叶修。”耳边传来虚无飘渺的声音。
“叶修……”黄少天念了一遍,得意地露出了虎牙。
接着叶修有半个月没出现。
黄少天看着衣柜里一堆斗篷,咬咬牙,决定去找他。
“咚咚咚。”他敲响了小屋的门。
“谁啊?”苏沐橙开了门。
“我找叶修。”见开门的是个女孩子,黄少天手收紧。
“找叶修哥?”苏沐橙疑惑,然后她就看见了黄少天的剑,“你是血猎!哥快带叶修哥跑有猎人!”
黄少天直接跑了进去,看见了缩在床上的叶修:“他怎么了?”
“还不是你们这些猎人害的!”苏沐橙哭起来,“叶修哥从来没害过人。”
“滚!”苏沐秋踹了黄少天一脚,脸色十分阴沉。
“他怎么了!”黄少天拔高了声音。
“臭小子!”苏沐秋揪起黄少天的衣领把他抵到墙上,“我说,滚!”
“沐秋,沐橙。”叶修梦呓般地喊道。
“叶修哥,我和哥都在。”苏沐橙见叶修醒了,坐到了床前,握住了叶修的手。
黄少天看见叶修的肩膀一片血迹和烧痕,显然是被银器贯穿所致。
“小猎人。”叶修笑了笑道,“这下真是栽了。”
黄少天推开苏沐秋,把剑扔在了地上,直接把叶修抱了起来:“这是我的冰雨,我带叶修却治伤。”说完,黄少天打开门,消失在了门口。
“会的不少。”叶修道。
“你闭嘴别说话你想死吗!”黄少天和叶修出现在了一处类似咖啡厅的地方。
“张新杰?”叶修道。
“你认识?”黄少天问道。
“比你熟,你今天话真少。”叶修笑出声。
“张新杰!”黄少天将叶修放在沙发上,喊道。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这么大声喊人。”张新杰捧着本书从里间走出来。
“好歹你也是个牧师,要学会习惯。”叶修出声道。
张新杰把书放下:“我也不是什么人都救。”
“得了吧你快点!”黄少天催促道。
“前辈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比如说,刘皓?”张新杰手附在叶修肩上,点点白光流泻出来,包围住了叶修的伤口。
“知道的真多,不过已经解决了,否则我就要死了。”叶修淡淡道。
“这个要治吗?”张新杰指着叶修的手腕。
“不治。”
“治。”
叶修和黄少天几乎是同时说道。
“治吧。”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还是说道。
等叶修从咖啡馆出来,叶修道:“我请你吃东西吧,你们人类都喜欢吃什么?奶茶行么,沐橙很喜欢这些。”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奇怪话说他们到底和你什么关系啊。”他们指的当然是苏沐秋和苏沐橙。
“想知道啊,他们是家人啊。”叶修心情好,道,“快点决定,过期不唔。”
黄少天堵住了叶修的唇,也不往下亲,就那么触碰着,压制着叶修,然后离开:“叶修,我不是吃素的。”
“嗯。”叶修点头,“所以呢,你果然还是喜欢我。”
“那又怎样,我还是抓不住你。”黄少天语气满不在乎。
“那就等你抓到我再说。”叶修扬起手腕,蓝色的徽记渐渐变淡直至消失,“一切归零,再见。”
“我等着。”接住叶修第三十五件斗篷,黄少天的眼中是志在必得。
叶修和苏家兄妹告了别,离开了这片地区。
几个月后黄少天追着叶修的踪迹——被咬过的人出现的图腾一路追到了H市和B市,手里的斗篷越积越多,直到他看见了站在天台上短发的叶修。
他们遥遥相望,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
————小剧场————
第一千件斗篷之后……
“叶修,叶修。”唇齿相磕,黄少天发现自己对叶修的渴望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但是流失的血液告诉他,叶修同样也对他抱有同样的渴望。
就像歌词说的,我爱你但是轻视你。
也许只有这样的追逐,才能让两颗心紧紧依偎。
这就是他的爱人,只要是觉得不够,就能一直这么追逐下去。
……
“你为什么要收我的斗篷?”叶修披上衣服,遮住吻痕,走到了衣柜前。
“看看我收多少件才能抓住你我觉得很快了你说是不是肯定是的对吧。”黄少天从身后环住他,吻住他的后颈。
“还差一点。”叶修轻笑。
“啊什么嘛不带这样的啊我可不答应,”黄少天顿了顿,“我想到了,还差一点,我还没求婚,那么叶修,和我结婚。”他没有买戒指,叶修从来不喜欢,有时还不如他一句话更有用。
“你真是贪心。”叶修眯起眼睛,“但是,谁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