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缺粮

高三艺术集训,联考,高考,特别慌,更文随缘,我尽量

【all叶】荣耀纪元11

             *ooc

              孙翔跌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叶之秋的那杆却邪矛尖已经停在他眼前:“站起来!”
孙翔脸色惨白到了极点,一叶之秋和他这样“训练”已经两天两夜了,他的体力不足以再继续下去。
“废物!”一叶之秋见孙翔体力透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骂,“就你这样,永远也比不上他,更不配做我的主人,也无法支撑现在的嘉世!”
“一叶!”训练场边上,苏沐橙拿着两支水等着,“就这样吧。”
“沐橙。”一叶之秋把却邪放好,朝她走过去。
“他现在很好,这就够了,嘉世,也就这样了。”苏沐橙把一支水递给一叶之秋,径直朝孙翔的方向走,水瓶好不客气地砸在孙翔怀里,“现在你去睡觉,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求得来的,一叶会帮你,但不会是因为你。”
“可是,他是战队的主力,得服从于队长,我是!”孙翔的嗓子已经哑了,他拧开水,一下子灌了半瓶,虚脱地躺到了地上。
“你也许不知道,一叶之秋从来只属于叶秋,谁都无法替代,”苏沐橙嘲讽地笑了笑,也不知道在嘲讽孙翔,还是在嘲讽嘉世,亦或是自己,“我也是,嘉世的很多守护者也是,嘉世啊,是一颗树,树冠茂密,像一座空中花园,当它的枝桠想要触碰天空的时候……”
苏沐橙蹲下身子,在孙翔耳边说:“它的根已经暴露出来,被虫蚁啃烂了。”
孙翔僵住。
今年无论是战队的比赛还是作为主场的守护者之间的拟战,他们都输了。
输地惨烈。
“走吧一叶,你今天晚上可以到群里和大家聊聊。”
“什么群?”陶轩站在不远处问,“联盟内部群吗?可以给孙翔个号,让他融入集体。”早就听说联盟有个地下群,许多神级人物和守护者都在,所以就导致联盟公众群活跃度很小,只有大小节日才会有点热闹,如果能让孙翔融入进去就再好不过了,一来可以了解联盟动向,二来说不定孙翔能学到东西,他还是太年轻了。
“给他。”苏沐橙从旁边撕了张日历,让一叶之秋写。
“自取其辱。”一叶之秋嘴角勾出讽刺的弧度,扔下了写了群号的纸,和苏沐橙一起去餐厅用餐。
孙翔皱了皱眉,接过了陶轩递过来的纸条,其实他对这些事情真的不感兴趣,什么融入集体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孙翔自认为情商不高,这是事实,他也没想着去改变。
其实骨子里他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无论是从小到大的学习还是选择进入嘉世,他都觉得既然是自己的选择,就算是一条道走到黑也要继续下去,也许这会被称为轴,中二,但别人不是他,就很难去理解这种心情,横冲直撞就可以让他热血沸。
就比如和一叶之秋训练,他不必去做这种事,但他还是去和他打,一叶之秋不服从他没关系,只要他站在自己身边,那么他就可以觉得自己很优秀,看,我并不是守护者,没有什么技能,小小的刀片划过皮肤都能留个疤,但是我敢和一叶之秋叫板,我还要超过叶秋!你有这个勇气吗?没有就给我闭嘴别说话。
“孙翔啊,你可以结识更多的高手,这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历练,不是要超过叶秋吗?那你应该多和高手接触,取长补短。”陶轩笑眯眯地对孙翔循循善诱。
孙翔胡乱点头敷衍,那张纸条被他攥在手心里有点皱巴巴。
再等等,等我足够强大,就不需要在意什么群不群的了。
叶修彼时正在和月中眠聊着,这孩子似乎变得有些低迷,估计是被他害的,叶修试探着安慰了几句,把人成功惹炸毛之后,roll点分兑换卡。
“大神,出问题了,少了兑换卡,这边编号是有八九件的,现在只有七件。”浅生离道。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马上就想到了那个人,恐怕打亚葛时那么多丧尸都是他引过来掩人耳目的,肯定是他拿走了两件兑换卡。
“算我头上吧。”叶修说道。
“这怎么行!”暮云深惊道,“大神,你可是主力,不能让你吃亏,这样,我们四个人先一人拿一件,还剩三件大神你再拿一件,剩下两件我和月中眠他们抓阄。”
叶修发了同意,东西这才分 好。
叶修随后又打开了一个叫做飞花万盏的群。
他呼了一口气,敲上“平安”两个字,又删掉,发了一句:“想我没?”
然后群里就一个个冒出来说话,全都是问他在哪儿的,语气焦急。
“我不告诉你们。”叶修说。
喻文州这时冒出来,说了一句“少天现在在训练。”
叶修叹了口气:“文州你变了。”
“乖,地址发我,我就是给你寄点东西,我们已经回蓝雨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喻文州发了个语音,语气温和。
“我不!”叶修有点小别扭,“除非你答应我不过来,真的就是寄东西。”
喻文州道:“真的。”
“叶修,地址也发给我。”王杰希插道。
“你要用什么理由?”
“死不瞑目的人就该睁着眼睛客观,过得不像话的人就该竖起耳朵听话。”王杰希说道。
叶修心说你还给我整句仓央的句子,把地址发在了群里:“我就是报个平安,我现在挺好的,别担心了。”
“放屁!老子马上就过去!”一个人咋咋呼呼地骂了一句,销声匿迹。
“完了!”叶修关了群,陷入慌张当中。

【all叶】荣耀纪元10

           *我以后再也不立flag了(喂你这不是吗),只有两更了,我去画速写了(灰溜溜)
           *ooc

血枪手亚葛,这种怪物的名称很像是人,实则的确是人,而且不一般,这种人是试验者,当初人类为了求生存,疯了一样开发可利用的资源,不然最后也不会发现荣耀金属,但是其中却有不少牺牲品,各类的金属植入人体,导致各类的病变,血枪手亚葛就是其中一种,他们失去神智,技能却和守护者的神枪手类似,一般新区开放,他们都会被流放到新区让众人解决,毕竟联盟没有这么多精力去一个个解决,当然,这也是有奖励的,更有首杀,这次叶修也是为了这个才找了黄少天。
黄少天身为蓝雨战队的副队,当然也不止一个守护者,蓝雨战队的守护者都可以调用,像黄少天这样的甚至连个记录也不用写。
新区也是有守护者可以“租用”,只是这是嘉世的地界,他做什么事总归要小心点。
叶修和黄少天连了数据镜,流木接到消息时差点没一蹦三尺高,和叶修絮絮叨叨地念了快一刻钟,火锅里的汤都滚起来了。
黄少天恨不得把他的数据镜摘下来好让他好好吃东西。
到最后虽然数据镜是摘了,但他们还是把3D影像给放出来了,黄少天的数据镜是最新一代,可以投影,黄少天要的是包厢,就投在了对面的墙上。
“老叶尝尝这个酱料,有一点点辣,比较适合你。”黄少天把酱料推到叶修手边。
叶修吃了一会儿,看看月中眠他们人还没到,又埋头吃起来。
“你看你又不好好吃饭,”黄少天心疼地给叶修夹了一筷子肉,“多吃点,还有饮料,烫过了可以喝。”
叶修边吃边闷声笑:“少天,你看我真胖了,老板娘听了要打人的,她平常对我也不错,吃的都是一样的。”
黄少天不以为然:“你这叫什么话,再好还能有我对你好?不知道还以为我虐待媳妇儿,没把你吃胖还不如你老板娘,还有你说说你哪里胖了,我以前拉你手扣一圈现在也是一圈的粗细。”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叶修嘴角弯了弯,一筷子菜堵到他嘴边。
流木听着耳边的声音,问:“叶神你们是不是在吃火锅,可怜我还得在十区等人,我……我委屈……”
叶修轻声笑,哄他:“以后一起吃。”
“嗯!好像来了!”流木指着不远处。
叶修一看,可不是月中眠他们吗,刚要说话,就瞥见还有其他人,近处远处地躲着,就是不去引血枪手。
“三大公会,那个是小许的蓝河我认识。”黄少天也看见了,指着一个叫蓝河的剑客说道。
“蓝溪阁、霸气雄图和中草堂?”叶修看见了他们的会徽,各自都带了不少人。
“嗯差不多吧,车前子和游峰电还有我们小许一直杠着,不过这次算是撞枪口上了,认识流木的就只有绝色,那也是小许的守护者,但是好久没出来了还不知道在哪呢。”
“那这样,你来指挥,必要的时候我说话,等我先和他们说一声。”叶修说完,流木开了扩音。
“月中眠,这儿呢。”当着黄少天的面可不能喊小月月,否则,啧。
“大神!换守护者了?”暮云深带着人兴冲冲地跑过来。
“不是。”叶修摇摇头,“这次三大公会都来了,所以要速战速决,流木去开怪,你们站好位输出,一切听流木主人指挥。”
所有人都懵了。
转头看看,可不就是三大公会,他他他们居然要在三大公会眼皮子底下抢东西?!
几人太过震惊,以至于根本没注意叶修说的流木主人。
“发什么愣,走着,大不了就跑嘛。”叶修说道。
众人汗,说的容易啊,真要三大公会追杀,你倒是跑一个给我看看!
“走了走了。”叶修拍拍黄少天。
“就你能!跑得快,”黄少天把饮料递给他,拉着他做到自己怀里,手环住他,“好了流木听我指挥,上去开怪,剩下的人给我死命输出三大公会我们盯着呢,我说跑就跑,当然是你们跑流木殿后,兑换卡记得让我家宝贝先选啊。”
叶修没好气地拍了他一巴掌。
那边流木已经快步上前去开怪了,血枪手亚葛被他剑一刺,立即甩开膀子对着他开枪,周围不少丧尸都听见动静围了上来,这种效应就是大怪物附带的了,能力强的怪物是 这片土地的领导者,和蚁后差不多,当他受到攻击,周围的“工蚁”就会一起攻击入侵者。
暮云深他们倒是反应很快,见亚葛被引过来,立即对准输出,和君莫笑合作过,他们的默契度提高了不少,流木在那边三段斩斩斩斩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拖后腿。
只不过他们打得兴起,三大公会那边却是迟迟没有动静。
游峰电窝在石头后面喊话:“喂,怪都开了,这样下去谁都捞不着,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
车前子觉得很有道理:“好主意,蓝溪阁的,你们先上怎么样?”
蓝河哼了一声:“你们怎么不上!”
这气氛就很尴尬了,谁都想渔翁得利,背后放冷枪这事儿可比自己动手容易多了。
游峰电也是个人精,当即道:“你们这是不信任我了?”
蓝河回嘴:“哪能啊,你们谁上,我们蓝溪阁就来,大家都是老相识了。”
“老相识”了,我还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
三人心里冷笑,反正怪多,就对面几个人一时也杀不完,老/子有的是时间和你们耗。
叶修也意识到有些不对,本来按照他的预算,这些丧尸应该很快就杀完的,但是好像越来越多了。
他的目光在投影上扫视着,突然一亮:“流木,你把视线往左一点。”
“啊?奥!”流木不明所以,但还是把视线比例放大了。
“果然,流木,看见那边废墟的缝了吧,节省时间,把丧尸都塞进去,然后专心攻克亚葛,待会儿三大公会发现不对肯定冲上来,看准时机把亚葛引走再打。”
叶修这边专心指挥,黄少天也不再打扰他,一开始说好的由他指挥的话他转眼间就忘了,满心满眼都是叶修认真的样子。
“别闲着,帮忙一起看时机,你盯着流木他们,我看三大公会。”叶修没忘,他对黄少天说着,顺便喝了一口果汁,被烫的吐舌头,吹了几下才又喝了一口。
“你叫我一声少天好老公我就帮你看。”黄少天虎牙露出来,满眼狡黠。
“来口果汁。”叶修把杯子抵过去就灌了他一口。
“烫烫烫,谋杀亲夫啊!”黄少天其实觉得就只有一点点烫,但还是配合着演戏,夸张地吐舌头。
“噗。”叶修见他耍宝,忍不住在他嘴角吻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看投影。
三大公会果然觉得不对,似乎是达成了共识,蓝河,游峰电还有车前子冲在最前面,直奔亚葛。
“快,用绳子,先打掉亚葛的枪,上挑。”叶修道。
流木看准时机,上去一个上挑,亚葛的枪被挑飞了出去。
暮云深和浅生离对视一眼,点点头,甩出绳子困住了亚葛的脖子,两个人把亚葛拉走。
说是拉,亚葛被他们压着打了一顿,早就气的要死,自己就追着他们跑了。
“流木垫后。”叶修道,“没死就去会合。”
流木哼了一声:“我才没那么容易就死掉,叶神你不要小瞧人!”
说完,流木提着剑,蓄力就是一斩劈入地下,剑蹦的一声响,断成了两截,与此同时,地面也裂开来,蔓延到三大公会冲过来的方向,顿时人仰马翻。
“好招。”叶修赞道。
其实这没什么实际性的伤害,顶多就会让人觉得地有点晃,但是大家会本能的闪开,三大公会是向前冲的,这么一来可不是一团乱嘛!
流木嘿嘿一笑,看准时机——逃跑——毕竟这么多人,不跑就真的死了。
三大公会目瞪口呆,这……这就完了?人呢?亚葛呢?
于是一场抢怪的战争还没开始就落下了帷幕,也难怪,一来他们对着杠,而来也没有准备,本来还以为只有三大公会之间抢一抢,谁知道半路杀出个月轮公会。
这月轮最近很跳啊,一脸上了几次榜。
一定是君莫笑!
蓝河想着,但几分钟后首杀记录出来,他却愣住了:“君莫笑呢?这个流木哪里冒出来的?也是君莫笑一个主人的守护者?”
不得不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蓝河真相了。
叶修替黄少天理了理衣服的褶皱:“走吧,结束了,兑换卡月中眠他们会传给我的。”
“叶修,你听着,虽然这样也挺有意思,我也乐意看情敌急的像乱锅上的蚂蚁,”黄少天说,“但你最好还是为自己考虑一下, 上一下群里报个平安吧。”
叶修眼底一暖:“嗯,好。”这群人啊,真是……
“走,我送你回去,这么晚我也该回去了,队长指不定已经想好了怎么弄/我呢。”黄少天拉着叶修打车回去,直把人送到兴欣门口,这才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走。
“叶修!”黄少天走开了好几米,忽然又冲回来,把叶修整个人抱离地面转了一圈,在他侧脸响亮地亲了一口,兴冲冲地跑走了。
“少天啊。”叶修晕晕乎乎站稳,眼前早就没了黄少天的影子。
             


ooc的王叶段子,abo

王杰希今天依旧没有日/到叶修,一个月了,,,
其实气氛本来挺好的,兴欣对蓝雨的比赛,他带上叶修和自家崽子去看,崽子乖乖拿着打call棒给兴欣的队员们加油,嫩生生的语气,旁边的妹子都被萌坏了。
好小子,这回总不打扰我和修宝了吧!王总表示很高兴,当然这是除了叶修不愿意坐他腿上之外。
王总就开始起话题,表扬兴欣的队员,还上手摸,叶修耳根红红的,没反抗。
行啊,晚上上/床有望了,王总美滋滋。
结果自家崽子突然换了口号,对着叶修和他喊“王叶一生推”。
旁边的小姑娘笑的见牙不见眼。
感情是认出来了?!
王杰希一看没人涌上来,就问自家崽子:“下一句呢?”
问题就出在这儿了,要是时光能倒流,王杰希肯定不会问,绝不!
崽子问了小姑娘下一句,长大嘴边哭了起来,声嘶力竭:“不要,就要我!”
叶修只好把孩子抱起来就走,边走边哄,还瞪了他一眼。
直到现在还在带孩子呢。

一觉醒来大家都在秀亲属,我很不服气了,这样,那我不和你们争,我委婉点,介绍一下,这我小舅子@叶秋

【原创】阴阳尺

             *应某个小可爱@沉迷小天使的小可爱   的要求,虽然短小,但好歹是写了点,我打算把宴会独立分为一章所以这是宴会前的事。
             *关于身高问题,如下:云柯185
                                                      云灵165
                                                      云怀瑾167
                                                      阿晓172
                                                      花即墨184
                                                      容璇玑188
                                                      容二哥(没起名字,以后再说)                                     189
                                                      罗玉180
                *其他角色出来了身高会附上的

                第四章

                哪知云柯才和花即墨闹腾了一会儿,就响起了敲门声:“云公子可在?”
“罗玉哈哈哈哈,”花即墨笑起来,“我说什么来着。”
“滚滚滚!”云柯推开他,脸色也有些难看,但好歹是开了门,只是声音冷冷淡淡:“找我作甚。”
罗玉模样生的不差,就是只怕平时吃的多,有些胖,他定定地看了云柯好一会儿,脸烧的通红地作了个揖:“云公子真是天人风姿……”
花即墨手里的杯子都快憋笑憋的砸了。
云柯狠狠瞪了花即墨一眼,转头正要说话,罗玉一碟子糕点塞到他眼前,自己倒是垂下头不敢再看他:“容家准备晚宴,之前说过了让我们自行解决午膳,听闻云公子喜甜,冒昧了。”
云柯脸色僵硬起来,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花即墨把碟子端了过去,算是替云柯解了围:“什么东西我也尝尝,罗玉啊你这就不懂了,大中午吃甜也不腻的慌么?要是有几碟子小菜不知好了多少。”
“受教了,多谢花公子!”罗玉立即道。
“可还有别的什么事?”云柯这才问。
“没有了没有了。”罗玉说完,道了声告辞,竟是快步跑走了。
“哈哈哈!”花即墨当即大声笑起来,手里捻了块点心抵到云柯嘴边,“来啊云公子,尝尝点心。”
“少来恶心我,”云柯脸色发寒,“自己吃去。”
花即墨听了他那话,把点心扔回碟子,拍了拍手,道:“人家送你的,我可没那么大的脸!”
“去去去!”云柯真恼了,把碟子塞进花即墨怀里,推他出去,临了还踹了他一脚,最后合上了门。
“哎哎哎,可别,我和你开玩笑的。”花即墨拍着门喊道。
“真恼了?那我走了啊?还说带你出去逛逛来着,我来的时候可看见不少小姑娘手里捧了新开的花,你不想和她们玩会儿去?”
云柯把门打开,佯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你就是想喝酒来着,到时晚宴醉得起不来,我倒看你怎么办!”
“得了,好兄弟,这不有你么,你看着我点儿就好,你知道我的酒量。”花即墨笑嘻嘻地勾了云柯的肩。
“去你的,我巴不得你多喝点儿起不来,好丢丢花家的脸,让我灵儿姑姑趁此机会找个好人家嫁了。”
花即墨耸耸肩不置一词。
出了星兰岸,两人正要寻一处茶肆坐坐,倒也不是真为了什么小姑娘。
说来也是巧,你不去就花,花倒来就你,这才路过茶肆要进去,云柯头上就砸了不少花下来,也有不少冲着花即墨来的——他虽然打扮成了女人的样子,但那几分英气任凭谁见了都知道是个男子。
云柯抬头看,一帮子姑娘嬉笑着躲了进去。
花即墨扬了扬眉,把花一株株捡起来拢了满怀:“我说什么来着,上楼去?”
云柯自然是点头,方才罗玉的事情,现在还郁闷呢,正好把这事儿忘个干净。
云柯风流在外的名声不是假的,他哄女孩子很有一套,袖里怀里拿出来的各色小玩意儿让女孩子们眉开眼笑的,几句话下去,个个又气又好笑地瞪他,还把花环往他头上套,弄得好好的头发都散了不少,只有一小束还扎在一起。
等到回去时,个个又拉着不让他走,之前推拒的酒喝了好几杯才被放过,花即墨没什么人理,正和他意,酒喝了个足,走两步都不稳,干脆趴在云柯肩上,眉间都是餍足:“好兄弟,几时了?”
“看日头,回去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大概就是容家的晚宴了。”云柯有些微醺,但好歹比花即墨清醒的多,这第一场晚宴可不能耽搁。
“那我回去就喝碗水躺会儿,你记得喊我啊。”花即墨实在没办法走路,干脆整个人都吊在了云柯身上。
云柯伤还没好,忍无可忍,腰间阳尺一抽,往花即墨腰上一抵,带着花即墨整个人飞了出去,到一根柱子前才停下,把花即墨吓个够呛,也清醒不少:“云染,你可真狠,不就吊了你一会儿!”
“自己走。”云柯召回尺塞回腰间,把头上的花环拿下来扣到花即墨头上,“都快到了,没骨头似的,怪不得人家说你酒中埋骨。”
花即墨一看不远处就是星兰岸的石碑,也不再说话,只瞪了云柯一眼就自己走了, 路过写着星兰岸的石碑时把花环放在了石碑上就从围墙上翻了下去。
云柯也要翻墙,就传来花即墨的喊声:“你别下来!”
哪还来得及,反而这一声喊把云柯吓了一跳,脚下力道一松,直直栽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花即墨被容璇玑一踹,没反应过来,掉下来的云柯直接砸在他身上。
“咳咳,”花即墨咳了好几声,“算你狠。”这是故意让他做了垫子吧!
“哟!”云柯赶忙起来,“没事儿吧你!”云柯压根没看见容璇玑的动作,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砸到了花即墨。
“你说呢?”花即墨反问。
云柯讪讪笑了一声,伸手拉他起来。
“星兰岸待客之道,令人耳目一新。”花即墨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阴阳怪气道。
“你二人为客之道亦然。”容璇玑淡淡道。
“午膳自行解决,我们不过是出去吃了点东西。”云柯瞥了他一眼道。
容璇玑道:“有门。”
云柯呛住。
“寻花。”他伸手从云柯发尾拣出一朵桃花,摊开在掌心。
“关你何事!”花即墨道,“云染,我们回去。”
云柯点点头,扶着花即墨回院子,也没什么心思和容璇玑对上。
“半个时辰之后晚宴。”容璇玑手松开,桃花落在地上。
云柯脚步一顿,没理他继续走。
把花即墨送回自己房间,云柯从院里的井中打了盆水回房间擦了擦身体,换了身衣服,把头发理理好,也懒得弄,直接扎成一束了事。
开门时花即墨正坐在门槛上,嘴里叼了棵草等着,罗玉和另一个人也站在不远处。
那人一开口就是一句:“云公子真是龙章凤姿,在下临湘孙凌,有幸得见,万分荣幸。”
他衣襟有些褶皱,结合花即墨不好的脸色,估计是花即墨拽的。
再想到打油诗里对这孙凌的评价,云柯目光在孙凌身上转了几圈,点点头:“久仰久仰。”
“岂敢岂敢。”孙凌回了礼。
“理他做什么!走吧,早点去就早点回来,我看这晚宴也没什么意思,容家就是事儿多。”花即墨没好气道。
“出息,亏你穿了一身女儿装,还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不就几坛子酒,叫他赔你,再不然我和你一起揍他。”云柯不禁好笑。
“可使不得,我赔,赔好的,花公子饶了我吧。”孙凌告饶道。
“你他娘的刚才怎么不这么说!”花即墨站起来一掌打过去,被云柯拉住,“拉我做什么,不是还说帮我揍他!”
云柯摇摇头,附耳道:“你别冲动,你看他打算躲吗?连灵力都没引出来半丝,你这一掌下去还得了?来的第一天就出事,以后不想好过了是不是,少惹他,实在气不过,我再想个法子帮你出气就是了,他这黑肚肠巴不得你天天好吃好喝伺候他呢。”
花即墨咬牙:“行!我忍着!早晚要他好看!”
“走了!”云柯见他听进去了,大声说了一句,走在前面。
花即墨冷哼一声跟上去。
罗玉想了想也跟上云柯。
孙凌在原地似笑非笑,最后远远跟上。

          

                                                     
                                                      

挂完水感觉好多了,我决定更文,来选坑吧
荣耀纪元校园传说一直剑客爬墙来猫与爱人流年阴阳尺
或者你们想看我的新脑洞?【你还嫌坑的不多是不是?】
1.孙哲平X性转叶(如果你们要看这个我得去要个太太的设定,也许你们知道是谁……)
2.旅人王X旅店老板叶,可以现代可以古风随你们选

【all叶】校园传说之美杜莎下

            *ooc

          “有秤吗?”
喻文州说:“医务室有。”
“我还是看吧。”叶修道。
第二场街舞,舞台的灯都灭了,只有一束光照着,把气氛烘托的幽暗而隐秘。
第一个亮相的就是周泽楷,一身黑皮,还有链子和铆钉,耳朵上的蓝色耳钉也闪闪发光。
音乐起来,放的是英文歌,因为是跳街舞的关系,所以歌的节奏感很强。
轮回的众人也陆陆续续亮了相,穿着打扮上都差不太多,而且一看就是都有功底的,特别是周泽楷,力度情绪都很好。
女孩子们开始遏制不住的小声尖叫起来。
“人间杀器。”看着礼堂里越来越多的人,叶修只能一让再让,忽然脚下绊了一下,还好喻文州及时扶住了他。
“是啊。”
伴随着喻文州这句话,叶修站稳了,抬眼正好看见舞蹈结束,周泽楷手指并拢,冲他开了一枪,嘴里发出一声“嘭”。
叶修哭笑不得,身边的女孩子都炸了,挥舞着双手尖叫,仗着没有老师十分放肆地喊要给周泽楷生猴子。
“前辈,还有大约一个多小时就轮到我们了。”
叶修点点头。
“前辈要不要去后台换衣服顺便休息一下?”喻文州问。
“也行。”这儿实在太挤了,“沐橙她们也在吗?”
“她们去操场的跳蚤市场了。”
“你怎么知道的?”叶修心神一凛,要知道,刚刚虽然他中途离开了,但还是回来看完了沐橙的表演的,如果沐橙去跳蚤市场,肯定会提前和他说一声再走,虽然其中不排除沐橙表演的空档下台和喻文州说了而他不在的可能,但沐橙与其在紧凑的时间里这样做,不如表演完了和他说。
除非……叶修抬眼看喻文州,压下心底的诡异之感:“走吧,去休息一下,准备上台。”
喻文州勾了勾嘴角,前辈真是聪明呢。
叶修换了件白衬衫,又套了件米白色的无袖针织衫,袖口认真叠好,看起来就是个暖男。
他安安静静地思索着,一直等到上场。
钢琴版的东京喰种主题曲。
“很惊讶吗,前辈?”当喻文州搬了一架古筝到钢琴边时,叶修说不讶异是假的。
“不介意我自作主张和你合奏吧,嗯?前辈?”喻文州离的很近,温热的气息几乎是打在叶修颈窝里。
“你这话说的有点迟,”叶修叹,“合奏完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喻文州莞尔:“前辈应该大致猜到了吧?”
“等着确认,毕竟很匪夷所思不是吗?”叶修道,“开始吧。”
叶修指尖流动,音符从缝隙里倾泻而出,带着几分雀跃和诡秘。
喰种叶修看过一点,当时就被主题曲惊艳了,否则也不会去学。
钢琴的声音高昂清脆,整个礼堂变得静悄悄的。
喻文州看了看台下,露出个笑容,等叶修演奏到高/潮部分时,古筝古朴大气地迎合上去,混合在一起并不难听,反而显出一种古今碰撞的蓬勃生机。
一曲终了,叶修正要朝台下鞠躬,脸色就僵住了。
台下的人全部面无表情,像一块块坚硬冰冷的石头。
“前辈,”喻文州眸子幽深,紧紧锁住叶修,“你知道了吗?这就是我要说的。”
他的目光像毒蛇,叶修立即浑身僵硬起来,眼神也渐渐变得涣散。
但他还有知觉——他的下巴被轻轻掰到一边,脖颈的衣领被翻了下来,湿/热的触感让他心底慌乱。
“前辈真是诱人啊,”喻文州在他耳边道,“特别是对于我这种被诅咒的生物。”

————————————
叶修怎么看出来的?除了文中那些,其实还有一个细节,叶修看节目期间险些摔倒一次,但是抬眼就看见舞蹈结束了,这其中的时间叶修的记忆消失了一小部分,而沐橙也是在这个时间段内告诉叶修自己要去跳蚤市场的,叶修被石化了没听见,但喻文州却知道了,并且没有隐瞒,叶修就猜测喻文州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能力了。

【all叶】校园传说之美杜莎上

            *ooc
            *本篇为喻叶
            *身残志坚地更文,求评论啊
            *手机抽风只好分为上下orz

              叶修第二天是穿着高领衫去帮苏沐橙的,黄少天那个家伙真的不一般,划破了他的脖子舔了几口,虽然伤口好了,却还是留下来一个红印子。
如果说黄少天是天子剑,那么,喻文州呢?
叶修不傻,回想之前的种种,喻文州出现的频率有些太高了,特别是他曾经说黄少天生病已经吃过药了,而那之前,黄少天喝了他一滴血,这之间虽然不排除黄少天连喻文州一起瞒着的可能性,但是喻文州也不普通的可能更大——他和黄少天是一个宿舍的。
此时喻文州正挽着袖子,拿笔在一边写写画画,沐橙找了几个小姐妹一起忙的脚不沾地,倒像是沦为了背景,把他衬托地安然自在,独有风华。
“前辈,有事?”喻文州迎着叶修的目光看过来。
“没有。”叶修下意识地回答道。
喻文州不比黄少天,黄少天比他单纯地多,虽然掉包了剑,最后却自己向他承认了,而且和黄少天相处那么久,他也从来没对他怎么样,就算是吸血这一点,也似乎小心翼翼。
但是喻文州这个人他是真的不太熟悉,虽然他是他的学弟,也经常出现在叶修的视野,但叶修并不怎么了解他,最多也就知道他处事八面玲珑,脾气也温和谦逊。
想了想,叶修还是问:“校园祭节目快开始了吧?你是什么场次?”
“前辈很期待我上台吗?”喻文州莞尔,“最后,就在前辈后面。”
叶修点点头,不再说话,心里却不自觉戒备起来。
“前辈,结束之后要去操场吗?”喻文州问,“据说这次的跳蚤市场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到时再说吧。”叶修摆摆手,“开始了。”
台面的布景已经准备好,苏沐橙她们是第一批,演舞台剧《不一样的三顾茅庐》,礼堂里笑成一片。
小童子(苏沐橙饰)(嗑瓜子)我们先生不在家,下次再来吧。
刘备(戴妍琦饰)(作揖)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在下不怕等的。
童子(翻白眼)那你等吧
一个星期后……
刘备:告辞!
此处哈哈哈。
童子(进屋)你什么时候起床!
诸葛亮(舒可怡饰)那公子拿金印和我换。
叶修笑:“诸葛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喻文州也没忍住,笑了几声,说:“大概吧,我可以保护前辈。”
叶修不说话了。
童子:我可去你的吧!赶紧起来,按照剧本你应该和我聊刘备!
诸葛亮(拿出剧本)是吗?哦,我拿错了……
童子:这是谁的剧本?
诸葛亮:赵高。
赵高(舒可欣饰)(跑过来丢下剧本再抢回自己的剧本)你怕不是石乐志。
此处哈哈哈哈哈嗝。
童子:走的时候把幕布拉上,直接第二幕好了,丢人扒拉的。
叶修不自觉就掏了根烟出来:“我完了,要死了。”
喻文州“嗯?”了一声。
“苏沐秋回来要打死我了。”叶修捂住脸。
“前辈可以选择不看的。”喻文州笑道。
叶修一时也不再戒备喻文州,总归喻文州和他认识这么久也没对他怎么样。
想想自己之前真是傻。
叶修严肃道:“文州你说的对,我去上个厕所把这支抽完。”
看着叶修跑开的身影,喻文州缓缓吐了口气:“真期待前辈的节目呢。”
他笔尖轻轻点在本子上的表演项目上叶修一栏:钢琴。
而下一栏喻文州的一栏里则是空白。
叶修抽完烟回来,苏沐橙的第三幕就要结束,仿佛世界都变了,赵高坐在一边嗑瓜子,诸葛亮和刘备在互相膈应,苏沐橙就在他们中间捂着耳朵瑟瑟发抖,旁边还有楚云秀演的一个女人拿着杆枪舞得虎虎生风。
“这是穆桂英。”喻文州说。
叶修难以置信。
“挺有趣的。”喻文州。
叶修瞪大眼睛看他。
“前辈,接下来是轮回社团的街舞,要看吗?”喻文州咳了两声转开话题。
轮回个个都是高颜值,特别是周泽楷,虽然腼腆,但却是最帅的,光他一个人,每天收到的零食和情书就数不胜数。
对此叶修深有体会,周泽楷每次收到这些都会把零食交给他处理,原因仅仅是因为有次他在长椅上睡觉撞到女生和他表白。
这就导致每次叶修看见周泽楷就想称体重,这回他也下意识地问
        

       

想知道你们是因为我那篇文或者是吗原因关注我的【生病昏昏沉沉睡了一下午之后的发神经】,我急需一个大回复术【所以谁来夸夸我】【你自己写的文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逼数,没有,我膨胀】

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新的一年……啊呸,反正就是要开开心心舒舒服服每逢佳节胖三斤,所以我也要开开心心,所以这周没文了【顶锅盖逃】